風展紅旗如畫 | 清流靈地紀事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老土堡內景觀

“老土樓的圍墻堅固厚實,這個位置當年是個礱谷房,紅軍攻打老土樓時,我就住在里頭……”在清流縣靈地鎮,今年93歲的村民黃上萬,顫巍巍地指著一段殘墻,講起當年的紅色往事。

靈地,東與賴坊接壤,南與李家相連,西接長校、四堡,北與田源毗鄰,是連城至沙蕪的必經地。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,工農紅軍在地方武裝配合下,多次在靈地開展革命活動。1933年,紅軍攻下靈地兩座地方武裝盤踞的土樓,有力打擊了反動地主武裝的囂張氣焰。

紅軍途經靈地

每提及靈地爐前,村里的許多老人還很難過。“聽我父親說,這里曾有紅軍犧牲。”靈地村人黃炳根說,小時候在爐前放牛割草時,他還在坑垅里撿拾過子彈殼。

黃炳根的父親叫黃宗先,出生于1914年,2000年去世。黃宗先生前常提起,1929年冬,紅軍隊伍約30人在靈地爐前遭遇“紅帶會”伏擊,全部犧牲,村民將紅軍尸體集中掩埋。事后得知,由于紅軍問路時大意,被問之人正巧是“紅帶會”成員,消息泄露,才慘遭埋伏。

當年是否有紅軍途經靈地?清流縣黨史方志辦相關工作人員介紹,1929年12月,毛澤東、朱德、陳毅率紅四軍進入連城新泉,在此進行我軍歷史上著名的“新泉整訓”,期間,紅軍在連城及周邊開展了一系列軍事行動。靈地村村民口口相傳的“爐前慘案”,極有可能發生在這個時期。

1930年1月,朱德率紅四軍一、三、四縱隊4000人按原計劃從古田出發,經連城、清流、寧化進入江西,威逼贛敵后方,調動敵人,使敵之“會剿”計劃徹底破產。9日,紅四軍由連城入寧化,為避北團、四堡的地方反動武裝襲擾,在抵近北團時轉靈地方向,經姚坊、李家寮,翻越鰲峰山,經安樂向寧化挺進。

這一年,羅坤招才12歲。她說,紅軍作戰艱苦,穿著草鞋,每人背一小袋米。后來,紅軍在羅坤招的舊居稍作休整,她幫著燒飯、洗衣、送水,紅軍直夸她,“很乖,很乖!”

羅坤招今年99歲,白發蒼蒼卻精神矍鑠。她回憶,當時靈地地方勢力猖獗,常有地主組織家丁護衛私財。譬如手握槍支的黃乃升,就組織靈地上百名壯丁,以護鄉之名,自任團長,盤踞靈地,稱霸一方。

“靈地還有‘紅帶會’‘月升會’這些不同的幫派,勢力很大。”談至興起,羅坤招顫巍巍起身,從墻上取下一條紅色勛帶,斜挎在身上,說,“‘紅帶會’的人身上都披著紅帶子。”

“紅軍來了,有一回黃乃升都嚇跑了。”羅坤招說,紅軍沿途刷寫標語,偵察敵情,并物色進步青年為其作向導,播撒革命火種。羅坤招的養父黃泰開思想開明,成為了紅軍重要的聯絡人。

眼看既得利益將失去,當地反動地主武裝將槍口對準紅軍。羅坤招回憶,養父黃泰開曾多次為紅軍指路,不幸在琴源嶺附近遇害。

“他有烈士證。”老人的故居草高半身,說起養父,她眼泛淚光。


組建姚坊赤衛隊

姚坊村是靈地的一個重要村落。1930年1月,紅軍途經村子時,姚坊村民目睹了戰士們嚴明的軍紀。

1932年3月18日,福建省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在汀州召開,下旬,分別成立杭永巖、汀清連、寧清歸三個軍分區。6月,汀清連軍分區開展軍事行動,一支紅軍隊伍行經靈地姚坊村時,當地一批熱血青年在紅軍幫助下組建赤衛隊,配合紅軍開展宣傳、偵察、訓練等活動。

當時,姚坊村山高林密,小路錯綜復雜,赤衛隊員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幫助紅軍帶路和偵探敵情。“我爺爺黃永林和二叔公黃永吉,都是赤衛隊成員。”姚坊村村民黃禮華說,黃永吉讀過私塾,擅長寫訴狀,專為窮苦人打抱不平,讓當地反動政權深感頭疼。1933年,當地團匪伺機報復,黃永吉被殺害,黃永林悲痛不已。

1933年7月,東方軍執行作戰命令,近萬人分兵數路直搗沙蕪塘、秋口、洞口、賴坊、南山下,至7月下旬已解放清流之南大部分地區,包括靈地姚坊等鄉村,當地有些進步青年參加了紅軍。

當時,黃永林正在村頭船蕪的地里勞作,恰遇彭雪楓率東方軍經過,他便毫不猶豫跟上了這支隊伍。“爺爺參軍時,我父親才8歲。”黃禮華聽長輩們說,幾天后,紅軍派黃永林到連城四堡偵察地形,不幸被當地民團發現殺害,犧牲時年僅31歲。

黃永林遇害后,隊員們主動請求參戰。以夜幕為掩護,赤衛隊員悄悄摸向團匪駐地,乘其不備將一名站崗的團匪俘虜。經紅軍教育,俘虜交待了團匪人數、布防、槍支彈藥等情況,紅軍隨后進行突擊,一舉消滅這股團匪,繳獲了敵人的武器和一批軍用物資。

1933年,赤衛隊員黃求文在連城縣江坊村作戰中犧牲,年僅21歲;1933年,赤衛隊員黃福加幫助紅軍刷寫標語時暴露身份,在本村被民團殺害,犧牲時僅22歲;1934年9月,赤衛隊員黃大開為紅軍當向導,回村后被民團抓獲送往連城殺害,犧牲時僅22歲……蘇區時期,靈地先后有一批熱血青年參加革命,雖然在《清流革命烈士英名錄》僅記錄著5位姚坊村人的名字,但他們都令后人景仰。

打開土堡分田地

靈地有兩座土堡。老土堡建于清康熙年間,四方堡,占地面積2200平方米,堡樓有100余間房,堡墻高11米,內外兩面均為特制厚磚所砌,集防御與民居于一體。新土堡建于乾隆年間,總面積約5600平方米,內有房間300余間。

憑借堅固的土堡,靈地反動勢力猖狂,常在境內伺機襲擊紅軍。1933年2月19日,紅軍獨立第九師一團出擊靈地,抓獲清流縣團總局長1 人,繳獲駁殼槍1支,步槍10余支。同年4月,為徹底解決刀團匪害,紅軍一部對其再次攻擊,一舉攻克小塘前土堡。

仔細分析土堡地形地勢后,紅軍作出精確的戰斗部署,決定不用刀槍,而用土硝炸毀土堡,徹底殲滅靈地反動勢力。1933年11月8日,紅軍一部由連城地方武裝配合,直撲兩個“土圍子”。

與靈地相鄰的連城隔川歷來有制作鞭炮,此前,紅軍從鞭炮作坊收集了大量土硝,裝入一口棺材。“攻打老土樓那天,聽說紅軍從李家長灌找來了幾名挖煤工,秘密從土樓西北角的茅房位置,挖出一條隧道。”黃貴文今年43歲,他的房子就建在當年老土樓圍墻的位置。

“轟!”隨著一聲驚天巨響,老土樓的西北角立時坍塌,而后紅軍從炸開的角落涌入,龜縮在堡內的兵匪和地主土豪驚恐萬狀。當時,土樓內300余名童子兵、刀匪、土豪等反動地主武裝紛紛繳械投降。

黃貴文的爺爺叫黃九壽,是一名長工,住在老土樓。老土樓被炸開時,土墻坍塌飛濺,正在墻角的黃九壽被炸開的碎土埋了大半身。黃九壽離世早,這件事,黃貴文常聽奶奶鄧仙音談起。

當年,家境富足的黃上萬也生活在老土樓內。紅軍攻打老土樓時,他才4歲,剛能記事。黃上萬記得,紅軍攻下土樓后,母親抱著他一起住到了下堂屋,年幼的他還生了場病,依稀記得紅軍待人溫和。

此戰,紅軍擊傷及活捉大刀會師傅各1 人,活捉童子兵、刀匪、土豪300余人,繳槍10支及其他軍用品甚多。炸毀了土堡,不僅掃清了進軍途中的障礙,也摧毀了靈地反動刀團匪。

據1933年12月5日《紅色中華》刊載的信息:“紅軍11月8日打開靈地大小兩個土圍子大捷后,靈地、李家一帶的工農群眾現在已紛紛起來打土豪、分田地,并建立工農自己的革命委員會。”至是年底,全縣有2000多戶1萬多農戶分得土地3萬畝,靈地大多數貧苦農民終于有了自己的土地,更加積極地參加紅軍,支援紅軍作戰。

(本文部分史實內容參考1933年2月22日刊登的《紅色中華》第54期和1933年11月2日刊登的《紅色中華》第127期。)

●盧素平  吳火招  文/圖

推薦